首頁全民健身動態信息正文
 
《民法典》“自甘風險”條款 為群眾文體活動松綁
發布時間:2020-09-16 來源:中國體育報 作者:盧葦 劉昕彤 顧寧 王燦 李金霞 字體: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六條規定:“自愿參加具有一定風險的文體活動,因其他參加者的行為受到損害的,受害人不得請求其他參加者承擔侵權責任,但是其他參加者對損害的發生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除外?;顒咏M織者的責任適用本法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條至第一千二百零一條的規定。”

讓權責更清晰 讓體育更公平

  2020年5月28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審議通過了《民法典》,將于2021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對于很多體育從業者、參與者來說,新增的“自甘風險”條款格外受到關注。該條款明確指出:“自愿參加具有一定風險的文體活動,因其他參加者的行為受到損害的,受害人不得請求其他參加者承擔侵權責任,但是其他參加者對損害的發生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除外。組織者的責任適用本法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條至第一千二百零一條的規定。”
  在法治體系里,“自甘風險”是通用、普適的原則。對于體育從業者、參與者來說,也是約定俗成的。但在具體執行層面,一旦發生糾紛,往往會出現“無法可依”的情況,比如進行業余體育比賽,即便不是客觀故意,造成了參與者受傷,組織者也要承擔相應責任;再比如賽事組織者即便做到了告知義務并做好保障措施,出現意外,也有受害者尋求賠償并勝訴的案例。
  從這個意義上講,“自甘風險”條款加入《民法典》,體現了尊重個體自由、合理分配風險責任的理念,有利于促進全民理性、健康、文明、積極地參加文體活動。
  社會發展進程往往也是法治發展的進程,體育領域同樣如此。近些年包括《體育法》等在內的一系列法律條文的出臺,促進了我國體育事業的發展。隨著全民健身、健康中國上升為國家戰略,在全民健身、一些體育賽事組織過程中經常出現這樣那樣的糾紛,這也是《民法典》新增“自甘風險”條款的意義所在。該條款的出臺,有利于清晰責權利,讓體育活動參與者、組織者在更受保護的情況下開展體育運動,也讓體育活動的參與者對于運動可能產生的風險更加了解,更加科學、有數地參與鍛煉,督促活動組織方做好前期工作,降低風險。
  誠如專家所說,這次立法將“自甘風險”條款納入是一次極大的進步。無論是社會公共利益,還是個人長遠利益,都需要國家用法律來協調風險關系,其傳遞的法治理念,對于體育運動發展大有裨益。

“自甘風險”條款破解體育活動擔責難題

  如今,越來越多的人選擇體育運動作為一種健康的生活方式,運動傷害也相伴而生,其中就會產生“損害由誰承擔”的問題,一旦處理不好,既會影響大眾對于體育的熱情和熱愛,也不利于社會各方對于體育活動的支持和開放。由此,將“自甘風險”條款納入《民法典》,將有利于解決此類矛盾,進一步釋放大家的健身熱情。
  杭州多力律師事務所從事人身損害領域的律師字添國表示,過去實施的《侵權責任法》中,“自甘風險”尚未列入減輕責任或免除責任的法定理由,出現體育活動中受到損害的情況,法院裁判依據過錯責任原則或公平原則讓體育活動參加者承擔一定經濟責任,導致了同案不同判的出現?!睹穹ǖ洹访鞔_了只有在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情況下參與者才需要承擔責任,這是法律不斷地在完善,是民法體系化的一個直觀體現,這一類的案子有明確的依據,將有助于統一司法裁判意見,推動體育活動健康發展。
  根據《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六條,“自甘風險”的構成要件是:(1)受害人參加的文體活動有一定的風險;(2)受害人對該危險有清楚的意識,并自愿參加;(3)受害人在活動中因其他參加者的行為造成損害;(4)其他參加者沒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
  對此,字添國解讀道:“該條規定有兩款,第一款是參加者的責任,第二款是組織者的責任。限定在體育比賽中,要區分兩種情況,第一種是自發的比賽:適用第一款的規定,如果沒有重大過失或者故意,參賽者不需要承擔侵權責任;第二種是有組織的比賽:參賽者同樣適用第一款的規定,看是否存在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情節。組織者、場館負責人要按照第二款的規定,參照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條的規定,看是否盡到了安全保障義務,如果沒有則需要承擔責任。”
  字添國認為,現在很多人喜歡組團游玩、探險,參與體育活動,文體設施、場地也在不斷增加完善,有了明文規定,可以很大程度地打消參與者的顧慮,也可以保護體育活動舉辦方或者參與方免受訟累,使其在盡到安全保障義務前提下放心組織活動,從而有利于體育活動的積極開展。同時風險自擔也提醒參與者評估風險,在參加體育活動時注意自身安全,能夠促進全民理性、積極地參加體育活動。

為學校體育活動開展提供法律保障

  “《民法典》的‘自甘風險’條款,我認為為學校體育活動的開展提供了法律保障。”武漢體育學院副教授但艷芳說,“自甘風險”條款彰顯了學校體育的法制理念,體現了時代進步,契合公平公正的法律本質,對促進學校體育和青少年健康發展有著重要作用。
  但艷芳認為,學校體育在落實條款時應注意兩點:一是要明確標準,比如體育課、課外體育活動、體育訓練競賽等要有明確的安全標準。同時要加強體育教師的綜合素養,他們不僅要具備專業的知識技能,還要掌握基本運動損傷的防治方法。因為在體育活動過程中隨時會發生突發事件,體育老師需要及時進行正確的處理。
  第二點是將學校體育活動的開展情況納入到家長會內容中。但艷芳說:“現在家長會主要圍繞學生的文化課學習情況,很少提及體育。我覺得‘自甘風險’條款出臺后,學校應該在家長會中告知家長和學生體育鍛煉會對中小學生身體健康產生重要影響,讓大家在思想意識上有所轉變。此外,需要提醒在參與體育活動過程中可能出現危險和意外,引起學生和家長注意,明確家長對于子女參與學校體育活動時安全防范的教育責任,不應將全部體育教學和活動中的風險意識轉移給學校。”
  與此同時,但艷芳表示在條款實施過程中也要注意盡量避免出現“一邊倒”的現象。她說:“因為之前其實出臺過一些關于中小學生風險防范的意見,但是會發現在落實和執行過程中或多或少會出現一些問題,甚至最后導致學校很多體育工作由于安全和風險原因無法正常開展,只能取消部分體育活動,這非常令人遺憾。隨著‘自甘風險’條款的出臺,有可能也會出現一些學校將自身義務全部推給學生和家長,或是家長會把所有責任歸給學校,導致學校越來越不敢開展體育活動等,不管是出現哪種可能都是我們不愿意看到的結果。”
  因此,但艷芳認為在“自甘風險”條款出臺后,無論是學校、學生還是家長,都需要有具有科學性和可行性的實施方式,在處理過程中要注意規范性和適度性。

是巨大利好也是保護和推動

  “《民法典》‘自甘風險’條款出臺后,對于我們航空運動來說是巨大的利好,對項目本身也將起到保護和推動作用。”湖北某航空飛行俱樂部負責人王林對記者說。
  王林表示,航空運動因其特殊屬性,往往被定性為“極限運動”,但實際上,只要不是競技飛傘參與者,大部分航空項目玩家最多只能算是“休閑玩家”,“以滑翔傘為例,在空中基本都是緩慢飛行,安全隱患極低。”但即便如此,作為航空運動從業者以及俱樂部負責人,王林仍十分關注安全問題。除了做好必要的安全措施外,每次玩家選擇飛傘、滑翔傘等項目之前,俱樂部都會詳盡告知可能存在的風險并簽署相應的免責協議。盡管如此,他仍然十分憂心,因為之前出現過不少參與者遇險后狀告組織方的案例,結果大都不利于組織方。
  “2017年曾出現過一起愛好者徒手懸掛高樓最終遇難的事件,結果受害人的母親將直播本次活動的平臺告上了法庭,盡管之前該平臺對此次活動進行了審批和報備,也對該愛好者盡到了告知義務,但最終還是被判處承擔一定侵權責任,理由是當時‘自甘風險’條款于法無據。但從現在的情況看,有法可依之后,在做好了所有保障工作的前提下,如果再出現這樣的情況,平臺就不用承擔責任了。”王林表示。
  “無論是極限運動還是休閑運動,都有出現傷病以及意外的可能,這也是我們從業者最擔心的地方。過去我們在處理這樣的事情時,往往秉承協商一致的原則,因為如果真的打起官司,各方面成本都很高,我們組織方也經常處于不利位置,這對于項目、產業的發展都非常不利。”王林說,“當然,‘自甘風險’條款出臺并不是說組織方不需要承擔責任,正相反,會督促鞭策從業者進一步完善流程和工作,將己方可能出現的紕漏進一步降低,一旦出現問題,責權利更加清晰。”王林同時也建議,現在條款出臺時間還不長,作為項目主管部門、體育主管部門應該盡快出臺細化的內容,讓該條款的適用性更強。

將促進全民理性科學參與健身活動

  “‘自甘風險’條款,對促進全民理性科學參與健身活動有著重要意義,對健身場地以及一同參與健身活動的人們,給予了一定程度的‘松綁’。”談及《民法典》中影響全民健身活動的相關條款,家住北京的吳偉如是說。
  吳偉是一名健身愛好者,平時最喜愛的就是參與體育鍛煉,足球、籃球、騎行等活動都是他最喜歡的項目。每逢周末約上三五好友一起踢場球或是打場籃球,是他和朋友周末放松的好方式。不過,回憶起幾年前的一件往事,至今令吳偉心有余悸。吳偉說:“大概在兩年多以前,我和朋友一起打球,當天除了熟悉的朋友外,還有一個新加入的球友。沒想到這位新加入的球友,由于熱身運動做得不充分,結果在打球時造成跟腱斷裂。好在我們及時將他送醫就診,沒有造成太大的問題,這位球友也自己承擔了所有治療費用。但這件事也給我們帶來了警示,后來我們一起踢球的朋友一致決定,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問題,不再讓陌生人加入,同時在朋友間也約定,所有在打球時造成的運動損傷,均由自己承擔。”
  《民法典》中加入了“自甘風險”條款后,吳偉表示:“該條款解決了我們心中的難題,畢竟在參與足球、籃球等集體運動時,有時會出現受傷等現象,有了‘自甘風險’條款,在其他參與者對損害的發生沒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時,我們也可以用法律來保護自己。這對于參加全民健身活動是很好的保護。”
  而在上海市民李敬軒看來,“自甘風險”條款的設立,對于全民健身場地的開放,特別是學校場地設施的開放,以及賽事活動的舉辦,給予了保駕護航。他說:“在我家樓下就有一所小學,周末和節假日期間看著空蕩蕩的學校運動場,我非常想到里面打球、跑步。但是由于學校擔心群眾在使用過程中發生運動損傷,進而要校方承擔責任,因此校園場地開放一直沒有結果。如今有了‘自甘風險’條款,這為校園開放創造了條件。同時,對于學生們的體育課、運動會,以及全民健身賽事活動的舉辦,在法律層面帶來了利好消息。此前,為了規避運動風險,有些學校簡化體育課,減少運動量,這不僅對孩子健康不利,也非家長所愿。而對于其他全民健身賽事活動,有了‘自甘風險’條款,組織者也能更加放心的舉辦賽事活動了,參與健身賽事活動的人也會越來越多。”

參加有一定風險的體育活動需要更加謹慎

  “《民法典》出臺后,我一開始并沒有特別關注,后來看到許多新聞評論,也看到了一些內容,感覺都是針對日常生活中我們百姓會遇到的一些問題糾紛所做出的法律規定集錦,很實用。”北京市民趙民偉說,“因為我喜歡體育,平時有空會約朋友一起打籃球,所以對其中參加體育活動方面的法律規定特別看了一下,還在微信群里討論了一下。”
  趙民偉喜歡的籃球運動有一定對抗性,上了球場認真比賽的時候,有點摩擦、受點傷很常見。“如果怕受傷,那就別玩了,一般摔一下,碰破點皮,大老爺們兒誰也不太在意。比賽后道個歉吃個飯就完事了。碰上不依不饒的,以后就遠離了,估計打球都找不著人一起。但這都是個人層面的,如果沒有法律層面的依據規范,別人要求賠償甚至起訴也沒辦法。”
  而《民法典》中“自甘風險”條款的確立,為這類可能發生的體育活動糾紛做了規定?!睹穹ǖ洹分幸幎?ldquo;自愿參加具有一定風險的文體活動,因其他損害者的行為受到損害的,受害人不得請求其他參加者承擔侵權責任,但是其他參加者對損害的發生有故意或重大過失的除外。”趙民偉認為,這在一定程度上免除了活動組織者的責任,解了他們的后顧之憂。
  趙民偉說:“活動組織者只要賽事細節做得到位,不因他們的失誤而造成活動參與者受到損害,就不會因此承擔責任。但是相對而言,參加活動的人,尤其是參加較高風險體育賽事的人需要承擔更多風險,我覺得這也是一種提醒,提醒人們以后在參加體育活動,尤其是有一定風險的體育活動時需要更謹慎。要更謹慎地對待體育運動,科學鍛煉,科學參賽,對自己負責,對家人負責,對別人負責。”
  “像我們日常喜歡打打業余球賽,常常幾個人約一起就到附近的球場去了,甚至有時候上場人數不夠,會直接跟陌生人湊一起打球,會不會受傷并不在我們考慮的范圍之內,當然我們的對抗性也不強,就只是玩球而已。但是《民法典》‘自甘風險’條款出了以后,我們這群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男人,可能會更小心一些,更關注健身環境安全,自己做好安全防范措施。不受傷還好,萬一受了傷,影響到生活,再追究誰的責任也只是出于補償心理。”(轉自9月16日《中國體育報》07版)

×

為了確保咨詢回復質量,請您提供真實的姓名、電子郵箱、電話等信息。我們將做好公民個人信息保護,并確保相關信息僅用于政務咨詢答復工作。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彩经网